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农业税取消之后陈晓东

时间:2019/10/16 17:47:59 编辑:

农业税的取消,恐怕是自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,我国农村最“伤筋动骨”的一场变革了,甚至可能从根本上动摇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根基。但是,它伤的是懒筋,动的是赘骨,痛过之后,会是一场新生。只是,这痛的过程,痛的代价,是很多人难以承受的……

秋季开学,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“特困生”再次成为问题。方方面面都在为“特困生”想办法,让贫穷的孩子能继续把书念下去。

不解内情的人就不明白了:咱不是义务教育吗?怎么还会有上不起学的“特困生”?原来,交不起的,不是“学费”,而是“杂费”,大头据说是教科书之类的费用——其实,这不过是摆在桌面上的费用,还有一些,就属“乱收费”了。乱收的,比教科书的费用高出很多,却是屡禁不止。

为什么农村教育乱收费屡禁不止?为什么特困生会成为问题?农村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也会为之喊冤。在农村,所谓“义务教育”,其实是打了好大折扣的,一直是在“农民的事情农民办”的旗号下,其中的很大一部分,是由农民自己掏的腰包。农民过去除了要交农业税之外,还有一笔不得不交的,是教育统筹或曰教费附加,在农村税费改革以后,合并入农业税之中。这就是给农村的学校“买单”的。但是,这笔钱仍然不够支付学校的开支,要不怎么农村教师的工资打白条是多少年也难以彻底解决呢?

农民直接“买单”的,还多着呢,除了教育,还有个大头,农业税及其附加,很多就直接变成了乡镇干部的薪金。这也就可以解释何以乡镇干部对征收农民税费有着很高的积极性,甚至有时还会酿成恶性事件。因为这些税费,事关他们并不丰厚的工资能否按时发放,关系着他们的身家性命。收税,就成了他们最重要的工作,换言之,也是我们为征收农业税而不得不支付的巨大行政成本。

于是,就想到了温总理今年“两会”郑重承诺的“五年内取消农业税”。看来,农业税的取消,正如某家媒体所言,是“釜底抽薪”之举,可能带来雪崩般的效应,直接冲击的两大壁垒,一是农村教育,一是乡镇机关。

农村教育,主要指捉襟见肘的中西部教育。农业税的取消,使“农民办教育”成了无源之水,因此,历届全国“两会”都有代表提出的由国家财政的转移支付来“买单”中西部义务教育,有可能真正成为现实。这样,困扰中西部发展的教育“瓶颈”,才能迎刃而解,也更符合国际上其他国家通行的义务教育支付体制,更符合我们社会主义大家庭资源合理配置的原则。届时,农村学校的乱收费才能被扼制,而特困生也许不再是每年秋季一个显眼的话题。当然,中央政府、省一级政府在协调地区之间的利益分配之际,将会碰到相当大的困难,因为财政毕竟仍然有限。但是不管多难,这个责任,中央政府也应该担当起来,并逐步加大对教育的投入,使教育投入的比例,逐渐上升到世界各国的平均线之上。

农业税取消之后,更难的是乡镇机关及其干部的生存问题。税不必他们收了,工资的来源也没有着落了,直接指向的,就是日愈庞大的乡镇机关存在的合理性问题。在今年试行取消农业税的黑龙江省,已经率先开始了乡镇机关的“大手术”,困难重重。这一次的“手术”,和从前的机构改革不同,不再是风头紧时“瘦瘦身”,风头过了重新“胖”起来。因为没人再为乡镇机关肥胖症“买单”了。

看来,农业税的取消,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恐怕是自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,我国农村最“伤筋动骨”的一场变革了,甚至可能从根本上动摇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根基。但是,它伤的是懒筋,动的是赘骨,痛过之后,会是一场新生。只是,这痛的过程,痛的代价,是很多人难以承受的……

萧山机场航空货运

园林景观雕塑

代办建筑资质